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中国电子政务网

发布日期:2021-06-15 17:38   来源:未知   阅读:

  www.ah5m.cn,“为什么要推进数字政府建设?”“数字政府与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是什么样关系?”“如何加快数字政府建设引领数字化发展?”……“问数湾区”系列对线场昨日举行,广东数字政府研究院院长余坦线上开讲《以数字政府改革,促进全面数字化发展》。在其看来,数字经济和数字社会的进一步发展需要数字化的规制环境,而数字政府建设的深入,对经济社会数字化能力提出新要求。政府是最主要的数据生产和持有者,通过数据开放、公共数据开发利用释放公共数据红利,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数据基础。

  “问数湾区”是由中山大学数字治理研究中心、数文明科技、南方都市报联合推出的系列活动,旨在通过讲座、圆桌讨论、论坛等形式推动湾区的实践者和研究者们进行交流,追踪湾区数字治理发展的新动态,探寻湾区数字治理创新与提升的路径和方向。

  在6月9日的讲座上,余坦院长主要从“数字政府发展历程”“数字政府与数字经济、数字社会的关系”以及“加快数字政府建设引领数字化发展”三个方面详细解读了数字政府改革建设的现实背景、政策措施、最新进程以及未来方向。他说,2021年5月13日,《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数字化发展的意见》正式对外发布,对全省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等关键领域的数字化发展做出部署。半年内广东、上海、浙江等省份相继推出加快数字化发展的重要举措,反映出数字化发展已成为未来全面深化改革,推进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重要内容以及重要支撑。新一轮数字化发展浪潮,一个特点就是数字政府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促进、引领的作用。

  为什么要推进数字政府的建设?在余坦院长看来,数字政府最根本作用是提高了政府的信息能力,包括信息获取,信息加工处理,信息生产以及信息输出。之所以要提高政府的信息能力,是因为信息对于治理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依据。当下,有了数字化的手段,政府网站、新媒体平台、热线电话等都成为政府发布信息、掌握信息的工具。信息技术在治理中的应用,不仅切合了治理对信息的需求,而且催化了治理的变革。

  数字政府建设不是从零开始,电子政务是数字政府的前身。据其介绍,国家电子政务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大致经历了起步发展、全面发展、应用深化以及创新转型数字政府等4个阶段。十八大以来,信息化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建设数字政府,数字政府在我国从地方实践探索上升为国家部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明确提出,“加快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以数字化转型整体驱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变革”。这意味着,国家电子政务全面进入了数字政府新阶段。

  在余坦看来,数字政府、数字经济与数字社会三者之间的关系,实际上是一个共同发展的过程,主要包括三个阶段:在我国信息化发展早期,政府的信息化领先于经济社会;随着互联网的广泛普及,经济社会信息化程度又反超政府;数字化时代,又回到数字政府促进数字经济和数字社会发展的阶段。

  余坦院长主要从三层关系进行阐述。他说,第一层关系是数字经济和数字社会的进一步发展需要数字化的规制环境。数字化的规则环境,必须要靠数字社会、靠数字政府建设来实现。比如,前几年随着经济社会数字化水平不断提升,新的经济模式不断涌现,这些新的经济形态生活方式对政府治理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第二层关系是数字政府建设的深入,对经济社会数字化能力提出新要求。最近几年,政务服务越来越多可以通过网络办理,甚至倒逼市场主体不得不去提升信息能力。第三层关系是公共数据是数字经济、数字社会发展的基本要素。政府所掌握的这些数据,为未来数字经济、数字社会发展提供更有力支撑,这也是为什么要提出推进数据要素的市场配置。

  怎样通过数字政府建设促进、引领数字经济、数字社会发展?余坦院长演讲中提到,要加快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政务服务体系建设,通过数字化手段为群众提供服务。要推动政府服务标准化,线上线下一体。要加快多元协同的一网统管治理体系建设,引领数字化发展。最近广州疫情防控中,很多人做了核酸检测,为什么要做全员检测?就是为了掌握信息。全社会的信息系统在精准防控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要加快推进数据治理,深入推进数据要素配置改革,引领、促进经济社会的数字化发展。现在,公共数据资源一定程度上存在数据分散现状,需要夯实公共数据基础,加强对内部数据共享交换,形成统一的高质量公共数据资源体系。要推进公共数据与社会数据的融合,提升数据价值;要建立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体系。很多地方建立所谓数据交易中心或者数据交易机构,但目前为止发展非常健康、非常良性的并不多,“不是说建立交易中心,建立交易机构就可以流转起来,需要解决数据权属问题,数据定价问题,交易监管问题,隐私保护问题等等,现在解决问题的基本思路是,数据交易不以数据本身方式去呈现,而是以数据产品、数据服务方式去呈现”。现在,广东正在起草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行动方案。

  “数字世界的运转规则,运转的规制,肯定与物理世界存在本质的区别”,余坦院长说,加快建立适应数字时代特征的制度规则体系,是数字政府建设未来要解决的一个非常重要问题,也是以数字政府建设来引领数字化发展,重要的基础性工作。

  在圆桌对话环节,余坦院长具体谈了“数据交易”三种思路:一是数据分级分类管理,清晰指向具体对象的数据,要谨慎使用。如果没有清晰指向具体对象的数据,把特征抹掉,应该可以进行交易,但标准怎么定还在讨论;二是数据的产品化、服务化,不让数据本身去投入流通;三是加强对数据交易流通的监管,而且一定要下沉,一方面去确保数据安全、隐私保护,另一方面可以让数据的价值得到充分挖掘、释放出去。(记者 袁炯贤 实习生 张瑾杰)2021-06-14又一名经济逃犯在越南被劝返回国